接續上篇

其實我蠻訝異居然還記得不少東西耶

雖然有點凌亂,但看起來我還是有把書讀進去是這樣嗎 XD

所以接下來再接再厲,繼續從腦袋裡翻翻找找

看還剩下些什麼



◆我所認知的【霧社事件】

其實,單就指「霧社事件」這個名詞的話

應該都可以查到是發生於 1930年10月27日那天

霧社區原住民發動抗日行動的事件

印象中,國高中課本應該也就是提到這麼幾個字而已

(順便介紹莫那魯道是發起人,還有霧社事件紀念碑之類)

之所以會紅到有很多人(不分台日)都特地研究

其實背後是有很哀傷的因素在


話說,自從日人得到台灣這塊海外殖民地後

因為發現台灣就這麼一塊小小的島

卻富含極度豐富的資源(林木、礦產、樟腦、糖……)

讓他們滿心歡喜之餘,真的非常戮力於建設台灣

(雖然背後動機不單純,手段也很兇殘)

(但老一輩的老人家會感懷那段日子也不是沒有原因)


那時候的台灣對山林的開發程度很低(因為原住民太強悍,就是清廷也沒能進山)

所以日人來到台灣後

憑藉著強大的武力,一步步慢慢的向山裡推進(這就是隘勇線)


(說到這裡,我不得不提一下,日人為了開發台灣資源,他們真的做了超多功課)

(派出大量研究人員,到台灣各地測量考察,以做未來政策的依據)

(就是現今台灣史的研究,有許多資料來源都是來自當年日人的研究)

(包括以前我們的原住民九族分類都是延續日人的研究)


對於以山林為家的原住民來說,日人是侵奪他們家園的敵人

隨著隘勇線的不斷推進,他們的生存空間越來越小

也因此,為了守護家園而反抗的原住民,就成了日人眼中的欲除之而後快的阻礙


(這裡順帶提到,日人在討論理番政策的制定時)

(有分勦撫並行派、安撫派和勦殺派,事實上,要不是單純勦殺所花的成本太高)

(日人還真的想這麼做,因為根據國際法原住民屬未開化人類,可視為動物)

(只是勦撫並行比較省成本,還可充分利用原住民人力)


為了順利開發山林資源,日方政府訂立了許多「理番政策」

而「理番政策」的原則就是勦撫並行,基本上


台灣總督(我忘記第幾任了)佐久間左馬太負責進行的「五年理番政策」

就完全偏重勦的部份,在他任內還進行了多起重大的戰役

但即便如此,理番的成效依舊不大,所以後來才認真執行勦撫並重

霧社事件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發生的





綜合遠近因來看

我想,日本警察的素質才是造成霧社事件的關鍵

當年,日本政府為了鼓勵人民入山開墾

除了有經過正式訓練的警察外

所有自願入山的日本人民(包括木匠、鐵匠等)都可被冠以警察的身份

加上因為霧社區屬於番地,採用特別法

(也就是日本的一般法律或殖民地法律都不適用)

霧社區的所有一切事務(食衣住行、醫療、教育等)都是警察說了算

日本警察的權力被無限放大,在霧社區就宛如山大王一樣

可以任意指使原住民做任何的免費勞役

(例如造橋鋪路、打掃房子、蓋宿舍學校、興建私人住宅、環境清潔等)

也因此,有一些素行不良的日本警察、浪人、惡民等

似乎看中的這個可以作威作福的機會,紛紛申請進入山區

就讓日本警察的素質低落到一整個惡劣的境界


部分日本警察的惡劣行徑,徹底體現在許多的層面

任意指使原住民做免費的勞役剛剛說過了

就算是有償的勞役也會被工頭以任何藉口苛扣工錢(當工頭是最好貪污的職位)

三不五時隨意毒打或辱罵是家常便飯

拋棄原住民妻子、誘姦原住民少女、欺騙並將她們賣到國外當妓女也時有所聞


(那時為了監視與掌控各部落)

(日本高層會派一些警察和部落頭目或勢力者的女性親屬,像女兒或姐妹結婚)

(其實那些婦女嫁過去也多淪為僕人的地位,因為有些警察其實已經結婚了)

(等到沒有利用價值了又會隨意拋棄,被拋棄的原民婦女常常生活更加悲慘)

(就算有例外,也只是極少數)


有仇必報,就算是丁點大的事情,只要警察看你不順眼都可以利用權限讓你生不如死


除了日本警察的素質惡劣外,相異文化的衝突也是事件發生的重要關鍵

生活方面,對原住民來說非常重要的織布、打獵、小米種植等

全都因為日人的禁止與限制被破壞殆盡

禁止婦女私下織布,只能購買使用日本進口的布料

(但你知道日製的布料該有多貴,原住民根本買不起)

(甚至因此禁令,許多高超的織布技巧都失傳了)

小米種植和打獵是原住民主要的經濟來源(小米還是部落祭典非常重要的部分)

但耕作時間經常被三不五時的勞役給打斷或佔滿,無法生產足夠的糧食

工錢又常被汙掉或苛扣,甚至打獵必須的獵槍還要跟警察高價租用

原住民的生活真的陷入飢寒交迫的困境


信仰方面,賽德克人將樹木視為神靈化身

但日人為了打擊他們,故意將制材所(類似伐木場的地方)設在部落聖地

逼迫他們要砍伐神聖的樹木,讓族人長期陷入不知何時會被祖靈懲罰的恐懼中


出草祭儀也被日人操控來進行「以番制番」的策略

先將馘首禁止,再誘脅部落協助日人剷除目標部落勢力


(因為日人深知出草祭儀對原住民的重要性,就是莫那魯道也沒能躲過誘脅)

(印象中,莫那魯道的馬赫坡社好像也參加過日人對某部落的勦殺)

(忘記是沙拉茅還姊妹原事件,我記不清楚了)

(之後的霧社事件,就換抗日六社被別部落,主要是道澤群追殺)

(日人還用獎金來加重誘惑,什麼殺一個頭目多少錢、壯丁多少錢之類的)


(其實日人真的很聰明,原先這些部落之間本來就會為了獵場互相敵視)

(只是為了部落出草,殺的人數非常稀少)

(原住民大多都可以私下解決,部落間也就維持著有點緊繃的和諧狀態)

(但日人卻藉著勦殺行動,讓目標部落幾近滅族,這仇恨可就不是一般的大了)

(而日人就更不用擔心部落間會團結起來造成他們的麻煩)


日人濫用埋石祭典搶奪原住民的土地,逼迫部落向他們歸順和解

但深植於靈魂中的 Gaya / Waya 祖訓,卻讓原住民不得不遵守

如此,許許多多的慍懟積累,逐漸成為霧社事件爆發的遠因





霧社事件爆發的近因,大部分的文獻都歸因於兩次的敬酒風波

第一次(我忘記是發生在霧社事件同一年還是稍前)

是荷歌社老頭目的敬酒事件,起因只是單純的語言誤會

有一天,荷歌老頭目獵到了隻山豬,正準備回家時

剛好路過了駐在所,正在值勤的日本警察因為想要分到一些豬肉

特地熱情的邀請老頭目進來喝酒,等到老頭目喝的差不多了想要起身告辭時

因為日警仍不斷敬酒

老頭目便以賽德克語「巴嘎,巴嘎(同夠了,謝謝之意)」婉拒

但日警卻以為老頭目在罵他(因為「巴嘎」在日文中是罵人的意思)

便怒而招集駐在所內的所有警察,集體毆打荷歌社老頭目致死

後來荷歌社便由頭目之弟繼任頭目,也是霧社事件中抗日六社之一

(事實上,霧社事件是由荷歌社的兩名年輕人發起,莫那只是被共同推舉為領導人)


第二次敬酒風波,就發生在霧社事件同一年

起因為馬赫坡社正在舉行婚禮、大肆慶祝之時

剛好有巡邏的日警經過

莫那的兒子(我忘記是大兒子還二兒子)熱情邀請其一同慶祝飲酒

卻被日警(吉村克己)嫌其剛宰過豬隻的手骯髒,憤而用警棍毆打

(當時莫那的兒子是以最高禮節「兄弟飲」來邀請)

(但酒杯不只被吉村打落,還被毆打,這對原住民來說是種嚴重汙辱)

莫那的兒子大怒之下就和他的兄弟一起揍回去


而事後,身為頭目的莫那魯道,未免日人趁隙報復

曾多次非常有誠意的帶禮物和兩個兒子去跟吉村道歉

但日警吉村不肯接受,還非常堅持呈報上去(毆警在當時絕對是重罪)


莫那深知日警報復起來的恐怖,加上這數年來眼看族人所受的磨難

當荷歌社的兩個年輕人來提議要發起抗日行動,莫那就毫不猶豫的加入了


(反正他是日人眼中的頭號頑劣份子)

(既和日人一同勦殺過其他部落,也三不五時反抗日人)

(而且歐警事件一出,不管他有沒有起來反抗,日人都不會放過他)

(根據日人兇殘的手段,說不得部落中的人也要和其一起陪葬)

(既然都是死路一條,不如死前狠狠咬日人一口)


(其實莫那曾經被日人邀請到日本參觀所謂的文明)

(看到裝備精良的日軍,莫那自己也很清楚族人是打不過日人的)

(但在看見日警在其國內那溫文有禮的樣子,對照霧社區警察的惡形惡狀)

(最後加上莫那的妹妹也被日警丈夫拋棄,都讓莫那很難忍下這口氣)


然後,就是為人所知的霧社事件爆發




1930年10月27日,是霧社小學校一年一度最重要的運動會

也是警備最鬆、絕大多數除了必須輪值駐在所的警員外

所有警察(含高層)都會參加運動會的一天

所以,霧社事件選在這天清晨爆發

抗日六社的原住民殺害日人共134名(其中有2名漢人被誤殺),二百多人受傷

此事件震驚了日方高層(因為在他們心目中,霧社區是模範番區)

迅速出動軍警聯合,以十倍於抗日原住民的人數進行武力鎮壓

(當時的霧社勇士約300餘人,日方卻出動了4000多人)

各式大砲、彈藥、戰機持續轟炸不斷,加上味方番(親日原住民)協助依舊久攻不下

時序漸進冬季,糧食越來越少

抗日方的老弱婦孺為了避免拖累戰士們,紛紛上吊自盡

直到日方投下國際禁用的靡爛性毒氣彈

才讓大勢已去、彈盡援絕的殘餘勇士紛紛自盡(賽德克勇士還是沒有投降)


在此武力鎮壓中,日方最讓人詬病的就是

除了投擲國際禁用的毒氣彈以外,還對普通原住民的居住地進行攻擊

(留在居住地的都不是戰士,只是老弱婦孺)

(這個舉動也違反了國際公約,大受國際撻伐)


經過此役,抗日六社原先一共約1200多人(含戰士),最後只剩下五百餘人

(這只是粗略估計,因為實際上參加抗日的應該不只六社)

(有些其他社的年輕人也背著頭目擅自加入)

(另外,在大規模轟炸中,更是有其他部落遭到波及,死傷人數應該不只檯面上的)

第一次霧社事件至此落幕




呼~終於打完了,如果認真要詳細寫的話

估計都可以出一本書了 XDD


以上,就是我看完書後加上自己查得一些資料的綜合整理

阿阿阿,整理完更讓我好想看電影呀~

最近老聽到身邊的人說,電影真的不錯看耶~~





補充之一:

第一次霧社事件的末尾

日人將霧社事件相關人包括餘生者,統統強制集中到西寶和羅多夫收容所

(說是收容所實際上是集中營)

並配以嚴密警力把守,不准任何人離開

(之所以如此慎重其事,是因為當時日人並不知道莫那已經自盡身亡)

(他們擔心,莫那會偷偷的煽動餘生者,又一次的爆發抗日行動)


而第二次霧社事件的發生

就是日方為了避免還有抗日餘孽,假借道澤群之手再一次進行的清洗屠殺事件

(這次道澤群殺害了約二百多名的抗日餘生者後,抗日餘生者只剩近三百名)

不僅如此,被外界發現此事後,日人一度撇清關係,讓動手的道澤群背黑鍋

(他們堅持,這只是部落之間的仇殺事件)

(最後是當時負責指使的警察在晚年時親口承認,第二次霧社事件是日方指使)

之後又假借各種名目,將嫌疑人帶走嚴厲審訊、凌虐致死


最後的僅存百餘名的餘生者就在川中島(今清流部落)被嚴密監控

再也回不去祖靈的土地



補充之二:

其實霧社事件中,還有被日人預計培養成模範樣板的花岡家族

關於其身為賽德克人卻被日人細心栽培,宛如日人一樣的生活

當事件爆發時,夾在兩個族群之間

既不願對其血族動手,也不願忘恩負義

結果就是攜老偕幼全家族集體自殺

只餘花岡二郎的妻子見證這所有的事件

(原名娥賓‧塔達歐,被日人改名為高山初子,光復後改名高彩雲)



輕鬆一下吧,「賽德 ‧巴萊」
賽德萌巴萊.jpg 
圖片出處:藍島正藍

如果文明是要我們別裝可愛,那我就讓你們看見啾咪的驕傲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心安居,則隨處平靜自在

夏安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